许智峯自辩,私隐专员逐点回应许智峯

作者:www.56.net

图片 1

许智峯指「狗仔队」的存在对某部分议员而言是种压力及威胁。

早前因在立法会大楼内夺走政府女职员手提电话,被民主党暂停会籍的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周四向私隐专员发公开信,就俗称「政府狗仔队」一事提出7条问题。私隐专员黄继儿当晚便书面回应相关疑问,直指私隐不能用作「挡箭牌」。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涉在立法会大楼抢女高级行政主任手机一案,今日续审。许智峯自辩时指出,「狗仔队」没获许可进出立法会,更在未取得议员同意时,记录各人的资料。许更怀疑,这些资料会传往中联办等外间机构,对议员造成压力,直接干预议会的运作和独立性,有破坏立法会公信力之嫌。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涉抢手机案,今在东区裁判法院续审。许早前被裁定表证成立,今决定出庭自辩。许指出「狗仔队」的存在对某部分议员而言是种压力及威胁,干预议会的运作,且违反《个人资料私隐条例》,指出他们根本无权在立法会出现,认为立法会「狗仔队」的存在是荒谬。而他作为监察政府的立法会议员,有责任披露政府的违法行为。许供称议员有责任维护立法会议员的独立及尊严,不应受到外来的干预及压力。而他上任之时便已留意到「狗仔队」的「通传及应变小组」,他质疑该小组会将议员资料转交外间机构。许称「有啲议员会觉得自己要向西环中联办问责,如果唔按政府、外间机构去做,会带来后果」,从而带给议员压力。许认为立法会非公众地方,「狗仔队」没有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批准,而他们亦在未有知会议员的情况下进入立法会,无权限进入立法会。许补充,他曾主动向立法会秘书处查询,亦「讲唔到有批准呢啲人入嚟立法会」。

其他报道:质疑「政府狗仔队」非必须 许智峯发信七问私隐专员

被告许智峯(36岁)否认各一项有犯罪或不诚实意图取用电脑、普通袭击及妨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罪名。

许智峯早前被裁定表证成立,今出庭自辩。

黄继儿在新闻稿一开始便指,「任何人在当事人不同意,或没有合理怀疑情况下,以不公平或不合法的途径取得个人资料 ,都不能以私隐作『挡箭牌』,合法化该等资料的使用和披露,除非在《个人资料条例》下获得豁免,例如防止或侦测罪案。」

被告自辩称,立法会不是公众地方,任何人士进入立法会,须向行管会取得批准,但「应变及通传小组」(俗称「狗仔队」)的成员,从来都没取得许可。被告指,他过去一直关注此事,认为「狗仔队」的行为,违反《个人资料(私隐)条例》,相关条例要求收集资料须知会被收集者,和所收集的资料须与收集项目的相关,但立法会议员对被「狗仔队」记录资料并不知情。

许又认为「狗仔队」记录议员行蹤是违反《个人资料私隐条例》,因被收集资料者未有被通知,而许亦明确反对自己的资料被记录,他指出政府此举是违反了公平性。再者,许亦认为「狗仔队」的行为是「超乎适度」,因为若只是想有足够人数开会,根本不须如此多人手,亦不用记录议员的行蹤及时间,明言「派咁多人绝对係过咗火」。许表示政府当初指会尽快在合理时间删除记录,他在案发前就质疑此说法,而现在则确认政府是违法。他指「狗仔队」自2018年初弃用纸笔,开始使用电话及电脑,举措更是可疑,情况更严重,因议员无从知道资料将会转到何处,质疑若转到中联办、中央政府的某些人员,立法会失去制宪上的尊严去监察政府,在社会的公信力是蕩然无存。法庭记者:陈楚琨

黄继儿又就许智峯质疑逐点回应,回答节录如下:

被告亦认为,若如政府所言,「狗仔队」纯粹记录议员出入、确保足够人数开会和通过议案,则毋须动员这么多人在议会内外监察。再者,条例要求资料需在合理时间内尽快删除,但他怀疑政府一直没有删除。

许:政府监察议员行蹤,就政府职能而言,是否必须及相关的?

被告续指,他先后去信秘书处查询「狗仔队」的工作,亦明确表示他不愿其个人资料被收集,惟秘书处并无回覆。被告留意到去年「狗仔队」转用手机记录,指情况更可疑和严重,怀疑「狗仔队」会将纪录即时传送及进行分析,甚至有可能是传往外间机构如中联办或中央政府某些人,而议员无从得知这些数据的转移。

黄:政府人员只记录议员在立法会大楼内公众地方的行蹤,那并不属敏感资料,收集的资料与为达致上述正当及合法的目的而言,并不超乎适度,而且就政府执行其职能属必须及直接相关。

被告直指,「狗仔队」的行为影响立法会的独立性,直接破坏一国两制,更令立法会的公信力蕩然无存。他认为,立法会会议厅外的升降机大堂是敏感地方,议员或在等升降机时交流及讨论投票取向等话题,理应只容议员出入。

许:政府监察议员行蹤,从未徵得议员同意,是否公平?

黄:公署认为公职人员执行通传应变职务,不涉及不公平或不合法收集个人资料。

许:政府保留议员行蹤资料半年后仍未删除,是否违例?

黄:由于收集的资料并非具敏感性,加上行政署已採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包括发出指引提醒公职人员,须在完成通传应变职务后,将有关议员的资料删除。综合以上因素,即使有关资料获保留6个月,公署认为非不合理。

许:政府有否如实向私隐专员提供监察所得资料?

黄:公署认为整体而言,公职人员执行通传应变职务不涉及违反《私隐条例》的规定,亦没有证据显示或理由相信有关解释与事实不符。

许:政府掌握的议员行蹤记录,是否可合法公开?

《私隐条例》保障资料第3原则规定,如无有关的资料当事人的订明同意,个人资料不得用于原本收集的目的以外的目的。因此,政府或其他资料使用者只可使用该等资料于有关立法会的事务。当然,如资料当初是以不公平或不合法的手法收集,资料的使用不可能被合法化。

许:政府纪录议员行蹤资料,有否公开透明的私隐政策?

黄:根据政府提供的资料,政府曾在2013年回应题为「公职人员驻守立法会大楼的安排」的口头质询,解释通传应变职务的安排。行政署过往亦曾向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阐明通传应变队伍的工作情况及目的。

许:会否制订实务守则/指引,禁止政府监察议员的行为?

黄:公署作为一个独立法定机构,负责监管《私隐条例》的执行,确保执法公正、公平。私隐专员已发出一系列的实务守则及指引资料予政府部门及公私营机构,相关资料可于公署网站下载。

其他报道:杨润雄承认自己母语是粤语

其他报道:高铁试运初期只开往福田 複杂维修交内地进行 陈帆:黄柳权无就一地两检立法作指示

其他报道:妇人危坐酒店檐篷 拉横额称「孤儿寡妇投诉无门」

相关字词﹕许智峯 许智峯抢走手机 民主党 私隐 通传应变 编辑推介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