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后美恢复死刑执行,韩七成民众称若有

作者:www.56.net

韩国人权委员会10日下午2时公布了与废除死刑制度以及替代刑罚相关的调查结果。此次调查以韩国1000名20岁以上男女为对象,通过与网上问卷调查以及2003年调查结果比较研究得出上述结论。

美国司法部宣布在近20年后恢复对死刑的执行,许多网友纷纷认为“章莹颖案”的终身监禁判早了。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在美国,为何死刑的判决和执行如此之难?在犯罪率如此之高的今天,为什么许多美国民众纷纷要求废除死刑?死刑在美国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民调:近一半俄罗斯人认为有必要在俄恢复死刑

据韩联社10月10日报道,调查显示,韩国10名民众中有7名表示,如果有替代刑罚的话,可以废除死刑。

据美国时代周刊、CNN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于24日宣布,联邦政府将恢复对死刑的执行。这将是自2003年以来,联邦政府时隔近20年来首次恢复执行死刑。对此,美国许多反对死刑的人士表示了谴责,认为这是美国刑事司法改革的重大倒退。

2月9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9日报道,俄罗斯列瓦达民调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44%的俄罗斯人声称,有必要在本国恢复死刑。俄罗斯目前已暂停执行死刑。

结果还显示,认为应该保留死刑的意见人数比之前有所增长。主张“立刻废除死刑”的人数达4.4%,“以后废除”的达15.9%,较2003年调查结果各自减少了8.8%和5.0%。相反,认为“应该继续强化”的人数占19.9%,比2003年的8.3%增加了11.6%。

图片 1

25%的受访者声称,希望保持现有状态。现如今,执行死刑判决被暂停,法院停止了判处死刑。还有16%的人相信,应该在俄罗斯废除死刑。15%的人未给出明确答案。

在有关死刑的评价项目中对其效果性给予肯定的回应较多。认为“该制度有效果”的人数占71.0%,远高于“没有效果”的占比。从“犯罪应付出的代价”角度来说,回答“合适”的意见占比79.4%,比否定人数占比高。

2015年4月,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后,法院外的反死刑示威

这一调查是2017年1月20至23日进行的。

在替代死刑的刑法中,终身监禁和惩罚性赔偿以82.5%占最大比重。另外绝对性的终身监禁占78.9%,无期徒刑占43.9%,相对性的终身监禁占38.0%。

“这件事令人痛苦,”代表三名联邦死囚的首席辩护律师玛德琳·科恩说。“特朗普政府一向鲁莽行事,这次也不例外。”

俄罗斯并没有从法律上废除死刑。1996年加入欧洲委员会后,俄罗斯暂停执行死刑,改以终身监禁作为最高刑罚。

赞成废除死刑的理由中,称“有误判的可能性”占22.7%,“国家不能夺取人的性命”占17.3%,”有被恶意用在政治方面的隐患”占14.3%。

事实上,联邦政府早在去年12月就确定了对这5名儿童杀人犯的死刑执行日期。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周四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这5名囚犯是“最严重的罪犯”,他说,“我们欠受害者及其家属一个交代,我们有责任履行美国司法制度的判决。”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关于如果国家废除死刑会有什么反应的提问中,回答“会接受国家决定”的人数占45.5%。另外,有21.4%的调查者回答称通过这次调查了解了新的信息,并且得知了死刑制度存在着多种对策。44.6%的人称有必要改变一下想法。

美国死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目前至少有60名联邦囚犯被判死刑却未被执行,其中包括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袭击者焦哈尔·察尔纳耶夫和一名“白人至上主义者”迪伦·鲁夫,鲁夫于2015年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一座教堂枪杀了9名黑人居民。

联邦政府上一次执行死刑是在2003年,一名罪犯路易斯·琼斯在强奸并杀害了一名19岁的士兵后,被执行注射死刑。

许多反对死刑的人士表示,他们对司法部的声明感到失望,但并不感到震惊,因为特朗普总统一直公开支持死刑。去年,一名枪手在匹兹堡的一个犹太教堂杀害了11人。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公开表示,肇事者“应该付出终极代价,死刑应在美国被广泛执行”。

在章莹颖案中,凶手为何未被判处死刑?

近些年来,死刑的判决和执行确实在美国越来越少,甚至近乎绝迹,而章莹颖案也因凶手最终只被判处终身监禁而非死刑这一终极处罚引发了舆论的广泛争议。

联邦政府恢复死刑执行这一消息,让人确实很难不联想到10天前才刚刚结束判决的章莹颖一案。当地时间7月18日下午,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利亚联邦法院法官宣布,由于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判决,被告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消息一出,许多人对于凶手克里斯滕森没有被判死刑这一终极惩罚表示了失望。

尽管在这之前,不少人抨击章莹颖案历时长达769天的判决拖得太久,然而现在,大家却认为章案的判决早了10天。大量网友纷纷在微博留言:“为什么要等到章莹颖案审判后才恢复死刑?”

图片 2

#美国将恢复死刑#微博下的网友评论

但是,如果章莹颖一案延迟到今天进行审判,情况真的会变得不一样吗?答案其实是否定的。

事实上,即使联邦政府在章莹颖案宣判前就宣布恢复死刑的执行,很大程度上并不会对章案的判决产生多少影响。草率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实质上是对美国司法体制的一种“误读”。

要弄清楚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区分开“死刑判决”和“死刑执行”两个概念。在美国,即使是在没有废除死刑的州,被真正执行死刑的人数也只是死刑判决中的少数。并且,美国联邦政府并未废除死刑,只是在死刑的执行上经历了接近20年的停滞。而章莹颖一案,则是在判决阶段就没能达成对凶手进行死刑的裁决。

图片 3

章莹颖一案的庭审现场,图作者:Christine Cornell

此外,不少人认为,因为章莹颖一案是在已经废除死刑的伊利诺伊州进行审理,所以凶手才能逃脱死刑的制裁。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美国的法院实际上分为两大独立的系统,即联邦法院系统和州法院系统。

在伊利诺伊州,被废除死刑的是伊利诺伊州的州立法院,而章莹颖一案的主审法院——伊利诺伊州皮奥利亚联邦法院,其实隶属于并未废除死刑的联邦法院系统,也就因此仍保留有死刑判决的权力。

章莹颖一案并非像很多人理解的那样,是因为伊利诺伊州废除死刑,导致罪大恶极的凶手最终未被死刑制裁。事实上,尽管章案主审法院有权判决死刑,但因为在审理环节中有2名陪审团成员反对死刑判决,杀害章莹颖的凶手克里斯滕森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

陪审团制度与美国的判决

事实上,近些年来废除死刑早已成为了世界范围内的一大趋势,它被广泛理解为国家文明进步的象征。这也导致了即使是在保留死刑的国家或地区,法院对于死刑的判决也变得越来越审慎。

2018年10月10日,在纪念“世界反对死刑日”时,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介绍道:“今天,已有170个国家废除了死刑或是暂停了死刑的使用。”在欧美几乎所有国家都废除了死刑的大背景下,美国事实上是唯一没有完全废除死刑的西方国家。在联邦法院系统,死刑一直被保留。而在州立法院系统中,截至目前,在全美50个州中也仍有29个州保留了死刑。

图片 4

美国废除死刑各州示意图,绿色为保留死刑的州

但即使是在保留死刑的各州立法院及联邦法院系统中,想要完成“死刑判决”也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在种种导致美国死刑判决困难的因素中,美国的陪审团制度被公认为是最主要的原因。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在死刑案件中,死刑裁决只有由12名陪审团成员组成的陪审团完全达成一致后才能做出。为了避免赋予法官过大权力,法官被规定并没有判处死刑的权力。

让12个背景、价值观完全不同的陪审员同时做出死刑裁决,难度可想而知。

图片 5

以陪审团制度为题材的电影《十二怒汉》剧照

有关美国陪审团制度利弊的探讨从未停止过,在肯定陪审团制度对于民主制度和司法独立的保障之外,一致裁决的苛刻要求也使得这一制度因低效、不专业及对于犯罪的放纵而广受质疑。

除此之外,即使在陪审团艰难完成了对死刑的“判决”后,在美国,对于死刑的“执行”往往会被一再拖延,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有可能。

美国法律规定死刑犯拥有上诉的权利。一般来说,在被判决死刑后,被告可以进行多达三轮的上诉程序,他们可以一路上诉到最高法院要求“翻案”。在上诉之后,漫长的重审和复核程序往往使得死刑的执行变得遥遥无期。

此外,美国死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从1976年开始共有288名死刑犯通过上诉成功免于死刑。其中,章莹颖一案所在的伊利诺伊州中,逃脱死刑执行的死刑犯最多,共有187人。这些都解释了为何近些年来美国真正被执行死刑的罪犯寥寥无几。

图片 6

美国死刑信息中心提供图表:显示了1976年以来免于死刑执行的案例分布

美国死刑的废存之争

美国的死刑之争由来已久,历史上也曾有过多次废除死刑后又恢复的波折。由于大众对于死刑是否剥夺人权等问题的激烈争论,在1972年时美国联邦政府曾暂停了死刑在所有法院的判决。但随着犯罪率的上升以及不少保守主义拥护者的不断施压,联邦政府在1976年又恢复了部分州的死刑。

有关死刑的争议也与美国的党派之争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许多人把特朗普的当权视作美国死刑复苏的起点。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副主任约瑟琳·基利表示:“2018年,绝大多数共和党人表示支持死刑,而35%的民主党人表示支持死刑。两党在死刑问题的分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这一次,随着特朗普政府宣布恢复死刑执行的消息,许多民主党人士纷纷表示抗议,要求美国追随其他西方国家的脚步废除死刑。几位将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纷纷发推表达了对特朗普政府的谴责。伯尼·桑德斯说:“世界上的暴力已经够多了,政府不应该火上浇油。当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废除死刑。”而卡马拉·哈里斯则表示:“死刑是不道德且有重大缺陷的,太多无辜的人曾被处决,我们应当废除死刑而不是恢复死刑。”

而在更大的范围内来看,近年来美国民众对死刑的支持也一直呈下降状态。盖洛普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有56%的人支持,41%的人反对。这一数字低于1995年创下的80%的支持率和19%的反对率。

图片 7

盖洛普的调查显示,从1994年以来,美国民众对于死刑的支持持续下降

那么,在美国,支持保留死刑和废除死刑的两派究竟都持有怎样的论点呢?

在死刑的赞成者们看来,对于许多罪大恶极的罪犯而言,只有最终极的惩罚,即剥夺他们的生命才足以对这些罪犯所伤害的受害者及其家属伸张正义并带来慰藉。许多被判死刑的被告也是因为伤害了一条甚至数条人命,恶魔们不需要仁慈,“以命抵命”再公平不过。

在许多人看来,若不判决死刑,而是对罪犯处以终身监禁等其他刑罚,会造成对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现今,美国约有20万犯人被处以终身监禁。占到了全世界终身监禁犯人的40%。罪大恶极的犯人却可以在监狱内吃饱穿暖,生病也会得到及时救助,这在许多民众看来是“比流浪汉还要舒服百倍的日子”。

此外,许多人仍相信只有死刑可以对那些潜在的罪犯起到足够大的威慑力和警示作用。在所有的刑罚中,死刑被广泛认为可以对严重罪行起到最大威慑力。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事实上,目前并没有科学的证据来证实死刑的威慑力比终身监禁大,有研究表明,在废除死刑后一些地区的谋杀率有所下降,在美国执行死刑最多的州谋杀率反倒最高。尽管这些研究无法证明死刑废除和谋杀率下降是否有着直接的关系,但大多数民众已经开始怀疑死刑的威慑力是否真的如预期那般有效。

并且,与“不放过一个坏人”观点相反的是,美国的人权至上主义要求社会秩序维护让步于人权保障,“不冤枉一个好人”在美国人眼中是至关重要的。着名的“辛普森案”就体现了美国的疑罪从无观点。死刑的不可逆导致它不具有容错率,也就使得冤假错案无从挽回。事实上,根据死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死囚的无罪开释人数近年来有所增加。自1973年以来,已有166名死囚被证明无罪。

在美国死刑案件要花费巨额成本,甚至是终身监禁花费的3倍。据联邦政府数据显示,美国一个案件从死刑判决到执行,平均花费会达到500万美元以上。死刑绝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干净利落且经济快速。

此外,死刑判决中的种族歧视问题也使得美国的死刑判决广受质疑。有研究显示,在对谋杀案的死刑判决中,75%的案件涉及谋杀白人受害者,尽管黑人和白人成为谋杀受害者的可能性差不多,种族歧视让美国死刑判决中的公正性无法被确保。

对于死刑的争议,其实远不止上文所提及的种种质疑,想要在大众中达成对死刑的一致意见,美国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以预见的是,对于死刑的种种争议在短期内不会消失,而是会一直作为美国公共话语范围内的重要议题之一被不断讨论。

尽管我们无法在今天对于死刑的废存与否给出最完美的答案,有关死刑的争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该偏离其根本诉求,死刑的留存始终应该服务于美国的司法正义,在维护社会秩序和保障人权之间找到平衡。死刑,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不该成为政治家们权力博弈的一个工具。

本文由亚洲必赢登陆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